第三章 上海“零号”行动(1)

  1、任务

  这一天,红军少谍队突然接到命令,要求火速派两位精干的队员前往上海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

  这样,谷雷和冯标被选了出来。

  一听说要去上海,两个少年很兴奋,他们早就听说过上海的繁华。简教官说:“事情紧急,这次任务重大,你们可别有什么贪玩的念头。现在你们立即去作准备,马上出发。具体任务,到上海到接头的人会详细告诉你们。”

  他们收拾了几件衣服就上路了。

  谷雷和冯标走的是一条捷径。具体路线是由瑞金经广昌至南昌,再由南昌到九江,从九江乘船到上海。一般的情况,红军是不使用这条路线的,因为出了广昌就是白区,而南昌是蒋介石围剿红军的大本营。此时这家伙正坐镇南昌谋划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围剿”,他甚至在庐山办了军官教导团,因此,南昌九江一带的封锁尤其难通过,何况敌人的便衣鹰犬遍地都是,可为了争分夺秒,少年特工还是选择了这条路线。

  你道什么事情这么紧急?

  十天前,由江西中央苏区派往上海执行一项特殊任务的一位重要人物突然失踪了。上海中央分局认为,从各种迹象分析推测,此人并没有遇害或者被捕,此时很可能还在上海的什么地方。可是一个特工的失踪,怎么惊动了中共高层呢?

  事情是这样的。

  蒋介石遭受了第三次“围剿”红军的惨败后,欲发动更加疯狂残酷的“围剿”,因此加大了对中央苏区的经济封锁,苏区经济遭受了空前的破坏,一些物资出现严重短缺,极大影响到苏区人民生活和红军的生存。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中央上海分局在各界人士中为苏区秘密筹集了一笔数量可观的钱款。

  派去的那位特派员就是为这笔钱款去的,而且给他的任务除了接取这笔钱款外,还李用这笔钱购买当时红军医院紧缺的药品。

  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位特派员前往上海某处与负责那笔款项的码头工会会计接头取钱时却发生了意外。会计被人打死在屋里,特派员李洪生和那笔巨款一道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洪生是否遇害或被捕?那笔钱款去了何处?事关重大,上海地下党对此进行了周密的调查,得到了一些线索。但棘手的是,整个上海党组织内没有人认识这个特派员,对已掌握的六个可疑人,没办法进行最后的确认。如果莽撞采取行动,很可能打草惊蛇,因为从掌握的情况来看,目前还没有发现该人已经投敌,如果被惊动,很可能促成他下定投降敌人的决心。而该人掌握了中央苏维埃政府及中央红军的许多机密,一旦投敌,将给革命带来极为严重的危害。

  因此,上海方面急电中央苏区保卫局,希望立即派熟识李洪生的人前来上海对六个嫌疑人进行确认。

  就这样,保卫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最后决定让谷雷和冯标两位少谍队员前往执行这一重要任务。

  当然,开始也有人提出不同看法,觉得这一任务表面看去简单,但却事关重大,稍有不慎,很可能酿成大错,派两个毛孩子去执行这一任务是否妥当。

  可保卫局执行处处长李一氓却始终坚持自己决定,主要理由有四条。第一,当前敌人封锁严密,青壮年男人越过数道封锁线从苏区到白区上海难度较大,难免不被人注意或出什么意外。其二,眼下敌人的残酷“围剿”又将开始,本来就兵员奇缺的红军,每一个战士都可以说是胜利的保障。其三,少谍队正在进行严格的训练,这次行动可以视作对他们的一次段练和考验。其四,这次很可能还要从上海带钱款来苏区,孩子对钱财更少些贪婪之心。

  大家觉得这话有理,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2、六个嫌疑人没有一个是他

  对于两个少年来说,这一趟行程是他们前所未有的。他们早就听人说过上海。在瑞金,有很多从上海转移来苏区的革命同志,他们经常闲聊时聊起过那座繁华的大都市。那些讲述让谷雷他们常常觉得是在讲梦里的遭遇一样,因此也感到即将经历的一切像梦一样飘渺遥远。所以出发时,两个少年极度亢奋红光满面。

  那天大早,他们随一个杂耍班子动身了。这个杂耍班子正好要前往赣北一带卖艺。保卫局给那班头塞了几个钱,请他们将两个细伢带到九江。班头见钱赚得容易,何况两个细伢也不白吃白喝,一路上能当伙计使唤,乐得几头好,满口就答应下来。

  有这杂耍班子做掩护,一路上虽然碰到几次检查和大大小小的一些麻烦,但都有惊无险。

  谷雷和冯标七天后到了九江,从九江上轮船,四天后到达上海。

  一上码头,谷雷和冯标惊惊诧诧地嘴大眼大那么,他们连省城都没去过,何况上海这么大一座城市?十里洋场,许多新鲜东西让他们不由得眼花缭乱,那种神情,让上海地下党派来与他们接头的老郭同志也忍俊不禁直想笑。

  “事情紧急,我们先办正事,等事情办好了,我带你们好好玩玩。”老郭说。

  两个伢高兴得什么似的。他们没想到后来事情会那么复杂。

  当天上午,老郭就带着谷雷冯标对嫌疑人的识别工作。对于李洪生,两位少年再熟悉不过了,谷雷过去在红军医院时护理过受伤的李洪生,他们相处了一个多月。而冯标过去曾跟李洪生一起执行过任务,对他也十分了解。无论他怎么乔装打扮,谷雷和冯标都能准确地认出他来。

  他们来的第一家是地处繁华闹市的一家绸布店,据上海特科的调查,李洪生失踪的当天,这家绸布店来了一位陌生人。这家绸布店老板是江西人,他称那男人是自己的亲戚。

  谷雷他们坐在绸布店对面的一家茶馆里,从那能看见绸布进出的人。一直等到下午,才终于等到那男人从绸布店走出来。

  谷雷仔细看去,摇了摇头。冯标也确认那男人不是李洪生。

  他们又来到第二处地方,依然没找到该找的人。

  一连六个嫌疑人逐一辨认过,里面根本没有李洪生。“这就怪了。”老郭说,“难道他真能带着那些钱在上海蒸发了不成?”

  “也许吧。”谷雷说:“这贪财家伙一看那么多钱就蒙生那念头下了手,然后逃出上海改名换姓躲到什么偏僻去处花天酒地去了。”

  老郭说:“但愿只是那样,那样只不过损失了些钱财。”

  “你说什么?”

  “怕就怕这家伙投敌,出卖我们的机密。”

  “噢!”

  特科的人在关键的“仁济”药店那设了伏。按原先大家的推测,这个利欲熏心的家伙决不会就此罢手,因为还有价值不菲的盘尼西林未取走。果然那天突然来了个男人。那人上前与接头人对上了暗号,奇怪的是只说了前几句,最后一句没对上。特科的人一拥而上将他擒获。谷雷冯标立刻前去辨认,根本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一审,才知道那只是个流浪汉,是被李洪生利用前来取“货”的。

  寻找的工作一直持续了十天,依然没有丝毫进展。这倒让上海的同志弄糊涂了有些沉不住气。因为还有其它重要工作,上海方面决定暂放弃寻找。

  谷雷却找到老郭。“再让我们留几天吧。”

  “什么?你们想在这逛逛大街玩玩?”

  “不是!”谷雷说,“我觉得李洪生就在‘仁济’附近。”

  “怎么?你们见过他?”

  “没有!”

  “那你那么说,我还以为你们见到过了。”

  “只是一种感觉。”

  老郭笑了笑,心想孩子就是孩子,什么事光凭感觉。这么大的事能凭感觉吗?

  “不行!你们得立即走。”老郭说。

  但那天谷雷他们卖好票的那班轮船出了些问题,要推迟两天起航。这样,谷雷他们只得在上海再呆两天了。

  3、那天他突然跳出个恶毒念头

  李洪生确实没有离开上海,而且他就住在离“仁济”药店不远处的一家小客店里。那个饭店虽小,一切却也齐全。李洪生一是留恋那些烟花女子的风情魅力。二是依然放不下到嘴的那块肥肉。至于叛变投敌,他还没想走到那一步。虽然他侵吞了那笔巨款,已经犯下了滔天罪行,为共产党所难容。但他也不愿到国民党那边去。他深知自己肚里这些苏区红军的机密,对急于想弄到红军情报的国民党特务机关来说价值连城,但李洪生和国民党方面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深知那些家伙的伎俩。也明白,不管怎么样,从古至今对于叛徒人们骨子时都是蔑视甚至痛恨的,再说已经到手的这笔钱和可能到手的那些价值连城的药品,这一辈子怎么也花不完。不到万不得已,李洪生当然不会傻到走那步棋。

  他没想到那天自己突然会跳出那个恶毒的念头。在此之前,他在人印像中是个忠心耿耿老实巴交的人。他厚道,精明,大智大勇,深为领导和同事信任。他没想到那天一瞬间会那么做。

  他想起那天的事。那天他按约定前往四马路56弄一户人家接头。他找了很久才找到那地方。接头地点在巷子深处的一间单独小洋楼里。那里是租界,所以比别处要安静许多,他看见了挂在大门左侧的那只风筝,那是一切都正常的信号。

  李洪生伸手敲开那门,从门里探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脑袋。

  “请问先生可要冬虫夏草?”李洪生说,这是约定的接头暗号。

  “这要看看货再说。”

  “货真价实,从川西高山上采得的。”

  “那请先生进屋看看货吧。”

  “我鞋底有泥。”

  “没关系,屋里很长时间没打扫了。”

  暗号对上了,李洪生进了小楼。楼里只有那男人一个人,那原是为了避免走漏风声,所以只采取了单线联系的方式。可没想到会给后来发生的事提供条件。

  进了小楼,又经过一番复杂的核对,那年轻男人确认李洪生就是江西来的接“货”人,没多想就拿出了一只小盒。那是一只粗糙的木盒,乍看上去一点也不显眼。可一打开那只盒子,李洪生就愣住了,盒子里装满金银珠宝。李洪生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值钱的珍贵珠宝,当时嘴张得半天没合上。

  “都是上海工人阶级给咱们苏区募捐的。”年轻男人说。

  “这么多!”

  “是从一家老小嘴里一点一点抠出来的,不容易吧?”

  “噢噢!”李洪生那时耳朵里根本装不进那年轻男人的话了,他被那些金条和珠宝给弄得昏头昏脑。

  那年轻男人办妥了交接手绪,又帮着李洪生收拾好那些东西。他把金条珠宝装进一尊景德镇出产的瓷观音中,准备让李洪生悄悄带出城,在十六铺码头上船,由水路到岳阳,经由洞庭湖到湖南,再秘密转入江西苏区。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