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真假护送队(2)

  黑暗中,谷雷他们禁不住心里嘣嘣跳着,高兴得什么似的,只要出了城,麻烦就少了许多。

  城门开了,送葬队伍正往城外走,走了近一半左右,突然听到有人在城楼上高喊:“且慢!”

  几乎所有的人都猛吃了一惊,只听城楼上走下一个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黑蚁”组头目成川白。

  这些天,成川白精心安排了大浦的抓捕工作,可是整整两天,却没看见有什么动静。他想不对呀,上海来的情报绝对不会有误,按推算,共产党那个神秘人物也就是这两天到达。怎么不见他们来交通站联系?白天,粤军军方配合了严密地搜查,凡有可疑人等,一律抓捕勿论。人抓了不少,可一审,全都不是。他想这不大可能,从情报的来源来看,绝对可够是没有问题。现在看来,大鱼已在大浦无疑,只是现在躲在某个角落没有轻举妄动而已。不管怎样,网既然已撒下去,就决不能有所疏漏。他想如果“鱼”真的到了大浦,料想也不会在此耽搁太久。既然他们要走,三座城门是必经之路,只要对各个出口严加盘查,就不信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决定亲自对各个出口进行检查。

  当夜他正好在北城城门出口处巡视,忽听得前面一阵喧嚣,问是怎么回事,手下报告说是一群送葬的乡民。成川白从城楼上借着火光往下仔细地看,没看出送葬的人群有什么可疑之处。但凭他多年与共产党地下特工打交道的经验,深知任何情况都可能被他们利用,他们善于寻找机会。你稍不留神他们就把你给耍了。你只有格外小心才能不上他们的当。

  就这样,白成川一下子改了主意,他突然觉得即使是死人,也不能就这么随便放出城去。于是他大喊了一声,一挥手,敌兵立刻把送葬的队伍团团围住。

  成川白脸上挂着奸笑,举着火把盯着每个人的脸看。

  且说,城楼上一声“且慢!”确实把谷雷他们吓得不轻,一时摸不透敌人在搞什么名堂。但从当时的情形判断,敌人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纯属是一种虚张声势。他看了看小伙伴们,大家都很镇定。倒是那个红胡子洋人,被意外弄得不知是惊慌还是愤怒,哇啦哇啦地叫着,好在谁也听不懂他说些什么。

  特务成白川没从送葬者们的脸上看出什么破绽,他的贼眼最后落在了那口棺材上,他想:共产党诡计多端,说不准棺材里有名堂,谁敢说他们不会让那人假装成死人蒙混过关?

  “开棺!”白川成下了命令。

  死者家里人顿时哭哪喊的死活不让动那口棺材,这让成川白更觉得棺材里有“鬼”。他“嘿嘿”冷笑了一声,很有力地挥了一下胳膊。

  “打开!”

  敌人不顾一功将棺材撬开了,成川白举着火把凑上前去。火光中,那棺材里躺着的确实是个死人。他仍不甘心,让手下把死人翻了个个,仍然没什么发现。这让他感觉很失望,他丢下那只火把,灰溜溜地离去。

  5、红烧猪头吃不成了

  谷雷他们就这样顺利地出了城,少年特工们高兴地手舞足蹈了好一阵子。因为高兴,他们走得很快,天亮时他们快要走到苏区的地盘了,这使得三固他们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

  “哈,终于能随便说话了,”三固说,“都快把我憋死了,谷雷,我想问你件事。”

  “你说吧。”

  “你好像能掐会算,事先就蛮了要把枪藏在冥器里,你怎么知道那帮家伙会搜查棺材?”

  “我是想,要是我是那特务,我要怀疑送葬的人群,首先想到那具棺材。”

  冯标说:“好在我们没按你三固的提议把抢藏在那死人身下,要不也完了。”

  出发前,关于藏枪的事少谍队员们争了很久。为了完成这次的重要任务,少年特工每人都配了两支短枪,这些枪械是完成任务的重要保证,当然不能弃之不带,大胡子洋人装扮成做白喜事的洋和尚,混出城有了几分把握,但枪这东西不好藏。出城里每个人都要被严格搜身。那么藏在哪儿万无一失呢?混入送葬的人群之前,他们得把那些匣子枪藏好。三固提议放在棺材里,可谷雷不同意。他坚持要把那些枪扎在那些纸做的冥器里。南方白喜事,都用竹枝和纸扎有很多的纸屋纸箱纸衣纸被什么的,埋完死人就地烧了。那些东西都是纸糊的,把枪藏在里面真正是只隔了一层纸,看上去很危险。

  “这叫出其不意,敌人万万想不到隔了一层纸会藏着重要东西。”谷雷说。

  “这下了好,过了前面这个山头就是红区了,我们算闯过了最难的关口。”

  他们决定化化装,这时少年特工们拿出另一套衣服让红头发洋人穿了。一换装,那个叫李德的洋子就不像个洋和尚了,倒像一个洋学究。他们那洋人化装成一个外国地质师。这些年常有洋人来这一带山里找矿石。而谷雷他们装扮成洋人雇用的向导和挑夫。按计划少年特工给李德准备了好几套服装,到不同地方改换不同的“身份”,现在红胡子洋人摇身一变成了来考察山区矿藏的地质学家。护送他的少年特工们就理所当然的成了雇用的小挑夫和向导。这一切其实上级早就作了准备,所以李德动身时他那只皮箱里就放有一个地质师所需要的工具:一只指南针,一把小铁锤和一只放大镜。当然还有相关的证件。谷雷他们弄来些背筐,又在背筐里放了些石头。这样做确实显得很麻烦,但麻烦也必须一丝不苟地去做,这是因为即使是红区,也要防备山民的好奇而走漏了风声。外国传教士很少在深山老林子里走的,而来探矿考察的洋人经常出现在偏僻的山区。

  为完成这一重大任务,真让红军的有关人员费了不少脑子。

  一切准备就绪,谷雷他们开始上路了。江仁见说:“翻过了这座山就是朱市了吧?”

  三固说:“是朱市,那可是个大集镇,三省交汇处,可热闹了。”

  江仁见说:“我知道那的红烧猪头最出名。”

  冯标说“那就好,来它两个大猪头,这几天可把人折腾坏了,那有我们的交通站,总算可以好好吃一顿,睡上个好觉。”

  可是少年特工们高兴得太早了,他们好不容易翻过那座大山,正要往镇子里走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大路上有一支队伍在行进。开始他们以为是自己人,但谷雷小心起见躲在茶树林里观察了半天,惊奇发现那是敌人的一支队伍,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带竟会出现敌人的大队人马。

  不错,那正是粤军陈济棠的一支部队。此时,国民党正在策划进行对苏区的第五次“围剿”,陈济棠接到蒋介石的手令,命其进行“围剿”红军的准备,并派出部队对苏区进行搔扰。这时,陈济棠已得知北路军陈诚的部队已开始“围剿”攻势,红军的主力主要集中在赣中一带。陈济棠早就对这块粤赣闽三省交界处的商埠垂涎已久,觉得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他知道红军要对付陈诚北路军的几个主力师,对南边定会有所松懈,抽不出更多的力量顾及。接令后的第二天,陈济棠就派出两个师的兵力对朱市这一带进行了突然袭击。

  谷雷决定暂藏身在茶林里,先派冯标和江仁见两个人出去探听一下情况。

  不久二人回来,把具体情况向大家说了。

  敌人的“围剿”正在进行。红区和白区随时都在变化中,犬牙交错,错综复杂。情况突变,这使得少年特工们不得不打乱原来的计划。

  “看来我们还是不能走大路了。”谷雷说。

  “就是说红烧猪头又吃不成了?”三固说。

  “你看你还叨咕猪头肉的事。”江仁见说。

  “说说还不行?”三固笑了笑。

  事不宜迟,少年特工们立即动身了,因为这突发的意外,他们不仅得走险路,而且要绕远路。这样一来,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就更多了。离上级规定的日期越来越近了。谷雷心里自然急得不行。他顾不得许多了,连拖带拽的把那洋人和城里崽带了往深山里走。

  那几乎是一片原始森林,谈不上有路,是些悬崖峭壁草密林深人迹罕至之处。少年特工们多是穷苦人家出身,又经过特殊训练,那些险途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个什么。但对于那个红头发洋人来说,可真是个麻烦事情。谷雷他们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努力让李德那高大笨重的身体在险径上移动,有时候他们不得不用竹子和老藤做的担架来抬着他走。遇到悬崖峭壁洋人爬不动,他们就用绳五花大绑了生拉硬拽把他弄上去。一路上三固对这都满肚子情绪,嘴里叨叨了一句话那城里男孩不敢翻译出来给洋人听。“一只猪也没这么难弄。”后来,李德在他的自传中写道:我象个地道的中国囚犯,被人客气的但方式却不太体面的弄到了中国苏区。

  6、“见死不救”少年特工心如刀绞

  翻过一座高山,谷雷他们又累又饿,他们一路上的吃食都是沿途交通站提供的。但为了安全,他们一般不冒然进交通站,而是由一人前往取饭,也不能告之具体人数,所以一般都是一篮子。僧多粥少,往往不够吃。少年特工们都是先让洋人吃饱他们才吃,肚子常填不满。

  这时,山里突然黑了下来,抬头望去,山边一抹黑云从远处滚下来,越滚越大,后来就像一顶巨大的罩子把整个天地都罩住了,一下子静得出奇,林子里黑得有些让人恐怖。紧接又从某个角落猛然跳出几道伴着响雷的闪电,像一只巨大的怪兽的爪子要扯烂那片天空似的,更让人颤栗瑟缩。电闪雷鸣过后是一阵铺天盖地的大雨。降了暴雨,接下来就是山洪,山洪暴发,山涧里顿时大水光涌,望着山沟里咆啸的山洪,谷雷他们很无奈,一时没法越过那些山沟了。而且那时洋人突然发起热来,大家想他一路颠簸,平常从没吃过这么多苦,再加上风吹雨淋,那还不病?好在少年特工学有几手应急的办法,他们在暴雨中找来一些树叶草根什么的,捣成浆浆敷在那洋人的额头,才好歹把高烧降去一些。可是这终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急得谷雷几个火烧眉毛。如果万一洋人路上因病有什么三长两短,任务半途而废不说,重要的是耽误了上级的大事。

  冯标说:“好象户亭就在这一带,那儿有我们的交通站,等雨停了,我们去那歇歇,想想办法。”

  三固说:“这主意好,反正这一带是苏区的地盘,我看不会有什么意外。”

  “或许我们还能想办法弄到一匹马或者驴子,哪怕有一匹驴子让那洋人骑,我们也能比现在快上十倍。”

  谷雷想,也只有这样了,这些天小分队象一群野人在深山里转,肚子从没饱过,衣服成天湿淋淋。别说洋人,弄下去大家都要弄病了,去那休整一下未尝不可。虽说现在白军在这一带活动频繁,但这地方多年属于苏区,群众基础不错,只要小心点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于是谷雷点了点头。

  好在山里的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说停就停了。可是沟里的水还未退去。少年特工们也顾不得许多,决定涉险过河。三固先冒险淌着激流到了对岸,砍了根锄把粗的葛藤拴在一棵大松树上,把另一头抛过来,让大家拉着藤索过来。好不容易过了河,冯标好像发现了什么新情况,他那么皱眉皱眼支着耳朵往四下里倾听什么。

  “好像有枪声。”

  三固说:“怎么会呢,这么大雨天不是打猎的时候。”

  “还不是一声两声,好像响得激烈。”

  “是不是河里水响?”三固说,那时候山洪从高处呼啸而至,山谷里确实回荡着一阵阵轰鸣。

  “确实是枪声!”谷雷挥了一下手,一行人迅速地隐蔽起来。

  不久,果然看见山坡上跑过几个人来,身后是一队紧追不放的白军。

  “糟了,八成是我们的游击队叫敌人粘上了。”谷雷小声说。

  “看样子他们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已经撑不住了。”

  “我们不该见死不救!”

  谷雷拔出枪来,可一看见担架上的李德,又把枪收了回去。

  “不行!”他说,“看样子敌人不是小股部队,我们一开枪,势必把敌人引过来。”

  “可是?……”三固想说什么,看见大家的目光,举枪的手也软了下去。

  枪声炒豆般地响着,有几个游击队员在少年特工的视线里倒了下去,剩下的那几个他们的子弹已经打光了被逼到一条绝路上,他们面前是一条汹涌的激流。敌人喊着捉活的,一步步朝那几个汉子逼近。

  “你们不去我去!”三固咬着牙说了声。

  “胡说!”谷雷把三固的枪下了。

  几个汉子开始砸枪,然后相继跳入激流里,谷雷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人被激流卷走。心里难过得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在绞着。

  7、哪又冒出个“重要人物”?

  那股敌人才一撤离,谷雷他们就往户亭方向走去。

  交通站设在离户亭不远的一个小山村里,那只有十来户人家。他们很快就找到那地方。

  谷雷敲着那家猎户的门,没动静。谷雷朝屋后那片林子里吹了一声口哨。从林子里走出个男人来。原来交通员听到狗叫得厉害,端了枪隐藏在那地方。听到谷雷暗号,知道不是敌人才走了出来。那男人谷雷早就认识,但照规定还是历行公事对过了暗语。然后交通员把大家让进屋。茅屋很小,十几个人挤在里面倒很快热哄哄起来。交通员这才发现人群里有个洋人,很是惊奇,但没有多问。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